<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delect id="5guqg"><rt id="5guqg"></rt></delect><rt id="5guqg"></rt><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delec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rt id="5guqg"></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 <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rt><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rt id="5guqg"><rt id="5guqg"></rt></rt><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 <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rt id="5guqg"><rt id="5guqg"></r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 id="5guqg"></rt></rt><bdo id="5guqg"></bdo><bdo id="5guqg"></bdo><delect id="5guqg"></delect><rt id="5guqg"></rt><bdo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bdo><delect id="5guqg"></delect><rt id="5guqg"><noframes id="5guqg">

當前位置:首頁 >  科技 >  互聯網 >  正文

坤鵬論:反思滴滴與凡客 被資本裹脅的“快”給害慘了!

 2016-12-29 17:09  來源: A5專欄   我來投稿 撤稿糾錯

  【推薦】海外獨服/站群服務器/高防

這個周末是圣誕節,不過和以往經濟火熱那幾年的圣誕節相比,那種帶著洋味道的節日氛圍差了不少。

過去的一周新聞不少,比如:我們之前聊過的螞蟻招財寶違約;支付寶的AR紅包惹火了神州大地,但有一家叫做鄰萌寶公司在其官方微博、微信發文稱支付寶“AR實景紅包”是抄襲他們的;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發布有關知識產權保護的報告,淘寶網等10家中國線上線下市場被列入其“惡名市場”,占到總名單的四分之一;12月21日京滬《網約預約出租車經營服務管理細則》出臺......

這么多新聞中,坤鵬論仔細研讀了虎都有意收購凡客的線上平臺V+,還有在網約車細則出臺后關于滴滴的各方報道,凡客和滴滴隱隱約約有些相似之處,好吧,今天就來聊聊這個。

凡客成品創始人陳年在后期的反思中這樣表示,“錯在太快,錯在貪婪”。其實這個總結同樣適用于滴滴。

回顧兩家公司的成長,都是快得迅雷不及掩耳。

2007年凡客創立,2010年“凡客體”廣告席卷大街小巷,凡客突然走紅,當年營收突破20個億,在全行業地位迅速上升。第二年,凡客開始瘋狂擴張,營業額目標訂到60億元,是上年度的3倍,隨后又繼續加碼,調整到年100億元。幾個月內,新建廠房和生產線、數百新員工入職、團隊擴張到1.3萬人。那個時候的凡客是資本的寵兒,是世人眼中的明星企業。

而滴滴同樣也曾無比輝煌,曾經是世界級的超級獨角獸,曾經獲得了資本的萬千寵愛,員工近6000,連帶著它的CEO、天使投資人、各級高管都成了人人羨慕嫉妒恨的超級網紅,在中國的創業大舞臺上,他們都因為滴滴而成就了網紅CEO、網紅天使投資人、網紅高管,出沒于各種媒體報道,無數大會小會,講述著成功的故事。

凡客和滴滴都很快,正應了雷軍的那句“唯快不破”的名言!

但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但沒有多年的含辛茹苦、堅持不懈苦練內功,你根本就快不起來!

古今中外,各種名言老話都告訴我們,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滴水石穿非一日之功,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沒有金剛鉆,別攬瓷器活,錢是好東西,但錢真不是萬能的,錢買不來日積月累的扎實內功,最終也是個花拳繡腿。

凡客和滴滴其實都是典型的燒錢補貼大干快干的互聯網“輕模式”,說穿了,都是以流量起家,用錢砸出來的“盛世”平臺,在受到資本青睞后,飄飄然,不抓緊時間趕緊補自己最缺的行業內功,在資本的裹脅和忽悠下,左沖右突,四面出擊,做概念,做大盤子,攤大煎餅。說著說著,怎么和樂視也這么像呢?!

據稱,當初柳青進入滴滴后,有投資人認為,一個投行人士進入公司,會使得公司性質從運營驅動轉為交易驅動,坤鵬論翻譯一下這個評論,那就是本該苦哈哈地練內功,結果有人把大家直接帶到了街頭,耍個把式賣個藝,花拳繡腿就能賺大錢,這種情況下,誰還想著回到山里練功呢!

圖片1

圖片2

坤鵬論認為,這些年誕生了不少投資領域的著名投機者,他們披著華麗的投資人外衣,卻做著只利己不利人的投機生意,除了自己獲得了大量聲名和利益外,對于創業真沒起什么好作用,相信歷史會對他們有公正的判斷,同樣歷史和規律大神也會讓他們顯出原形!

其實雷軍的“唯快不破”更適合當成投機類投資人的座佑銘,快進快出,把創業公司快速吹出高估值,自己就有機會高位退出,賺取最大的利益。

坤鵬論一直堅持認為,商業的本質是賺錢,賺錢的本質就是成本比銷售價低,所以商業的核心就是成本,如果做同樣一件事,你比別人的成本低,你會更容易成功。怎么比別人成本低,那就是直搗成本的黃龍,在生意鏈條中多占據節點,通過最新的技術,比如互聯網讓這些節點的成本比別人,比以前更低。

而這種占據生意鏈條節點的事情,往往不會輕,甚至會很重,就像京東做物流、做倉儲,重得不行。但一旦做成了,就會成為別人很難超越的壁壘。

最近,神州優車董事長兼CEO陸正耀說,“為什么我們只做重模式?我覺得,所謂輕模式,壁壘很低,還有政策風險。我會挑一個最難干,最有壁壘的事”。

而出行成本包括車輛成本,燃油費用和司機工資等。這三個方面,目前的滴滴毫無解決對策。

在各種塵埃落得差不多,快到定的時候,我們也可以事后諸葛亮般地來分析一下了。

出租車行業是一個非常成熟的行業,成本優化已經非常清晰,成本控制也做得極為到位,它本身是個線下很重的行業,所以互聯網基因的滴滴很難再進行優化。

圖片3

何況滴滴只是一個信息平臺,唯一可以優化的變量就是司機收入。

但對于全職司機來說,這個議價空間很小。

就像坤鵬論一直堅持認為的,滴滴根本就是不是共享經濟,共享只是被它用來當成PR的最大招牌和擋箭牌,它說到底就是個披著互聯網外衣的出租車在線調度公司,意圖成為中國最大的出租車公司。

由于大量全職司機的存在,導致滴滴本質就是個不規范的出租車公司。收取高昂的中介費用,但卻不能提供有效的管理。

對于政府來說,不嚴格管制不行。

聯想到下半年突然火爆異常的所謂共享單車(坤鵬論認為它們就是自行車出租公司),和凡客、滴滴一樣,輕模式,壁壘很低,同樣面臨著政策風險,因此坤鵬論同樣也不看好它!

坤鵬論由三位互聯網和媒體老兵封立鵬、滕大鵬、江禮坤組合而成,坤鵬論又多了位新成員:廖煒。即日起,坤鵬論所有自媒體渠道對外開放,接受網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寫科技、互聯網、社會化營銷等,歡迎投稿給坤鵬論。優秀文章坤鵬論將在今日頭條、微信公眾號、搜狐自媒體、官網等多個渠道發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處請關注坤鵬論公眾號:kunpenglun,回復“投稿”查看,自媒體人可加QQ群交流,群號:6946827

申請創業報道,分享創業好點子。點擊此處,共同探討創業新機遇!

相關文章

熱門排行

信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