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delect id="5guqg"><rt id="5guqg"></rt></delect><rt id="5guqg"></rt><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delec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rt id="5guqg"></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 <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rt><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rt id="5guqg"><rt id="5guqg"></rt></rt><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 <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rt id="5guqg"><rt id="5guqg"></r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 id="5guqg"></rt></rt><bdo id="5guqg"></bdo><bdo id="5guqg"></bdo><delect id="5guqg"></delect><rt id="5guqg"></rt><bdo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bdo><delect id="5guqg"></delect><rt id="5guqg"><noframes id="5guqg">

當前位置:首頁 >  科技 >  IT業界 >  正文

歡聚集團財報:BIGO進、YY退

 2020-08-18 12:22  來源: A5專欄   我來投稿 撤稿糾錯

  域名預訂/競價,好“米”不錯過

近期,視頻、直播領域的熱點都和歡聚時代,有些“沾親帶故”。

此前,歡聚時代一手將虎牙拉扯長大直至上市,各種緣由促使下,歡聚時代剝離虎牙,騰訊成為虎牙最大股東。近期,虎牙與曾經的“死對頭”斗魚合并,在一片歡聲笑語的祝福下,一統游戲直播江湖,卻少了歡聚時代的身影。

再有,海外市場掀起“禁令”潮,印度市場、美國市場禁止TikTok 。同樣的,出海巨頭歡聚時代也沒能逃過此劫。6月29日,歡聚旗下應用Bigo Live、Likee和Hago在印度被禁,直接影響歡聚時代的出海進程。

好的消息是,歡聚時代發布的2020年第二季度財報,表現亮眼。

歡聚集團2020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本季度營收58.401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6.3%,高于彭博一致預期(51.32億元);凈利潤4.936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8.3%,高于彭博一致預期(4.4億元)。

營收、凈利雙增長,財報發布后,歡聚集團盤后股價上漲3.66%。顯然,群眾對歡聚時代持看好的態度。

BIGO直播進,YY直播退

歡聚集團的營收來源有直播和短視頻,得益于“中堅力量”BIGO直播、YY直播,兩大產品直播收入的支撐,歡聚時代發展態勢良好,也可以說兩者為歡聚時代撐起了一片天。

財報顯示,2020年二季度,歡聚集團直播收入同比增長40.1%至56.077億元,其中BIGO直播收入首次超過了集團直播收入一半以上;而其他收入同比下降18%至2.323億元,主要由于YY其他收入減少;第二季度 YY的營收為27.8億元,較2019年四季度的33.5億元減少了5.7億元。

從營收層面來看,Bigo一路高漲,YY增長放緩,平臺產品呈現一進一退的局面。

據悉,Bigo主要面向東南亞、中東、北美、歐洲、中東、日韓澳新等市場,旗下主要產品是直播平臺Bigo Live、短視頻平臺Likee,發展勢頭正盛。而YY直播主要面向國內市場,受限于近期的疫情影響、市場競爭越來越激烈,其營收日漸減緩。

從用戶數據層面也可以看出,Bigo與YY的進和退。

財報數據顯示,歡聚全球移動端月活用戶(含直播和短視頻)達4.571億,同比增長 21%,其中91%來自海外市場。幾款核心產品的月活用戶數據繼續增長,Likee 同比增長86%至1.5億,Bigo live同比增長41.3%至2940萬,Hago同比增長25.3%至3170萬。唯獨國內YY的總付費用戶數同比下降2.2%至410萬,主要受疫情影響。

Bigo營收增長大于YY營收放緩,歡聚時代仍在路上狂奔,發展態勢強勁??偟膩碚f,Bigo領頭挑起業績增長的重擔,Likee和Hago兩款產品持續拓展,也將成為歡聚時代的新驅動力。至于老當益壯的YY直播,在疫情過后,引入了新的明星直播綜藝節目和更多元的直播頻道,保證其不會成為“拖后腿”的那一個。

顯然,歡聚時代“直播+短視頻”的發展戰略還在發揮作用。

歡聚集團董事長兼CEO李學凌也表示:2020年第二季度,公司繼續致力于“直播+短視頻”雙增長引擎的發展。只是,顧前不顧后,成本高企的問題,儼然一個定時炸彈,需要歡聚時代拆解。

成本暴漲50.8%,生隱憂

事物均有雙面性,歡聚時代營收、凈利雙收的背后伴隨著運營成本的暴漲,這也是2020年二季度財報里的美中不足。

財報顯示,歡聚時代2020年第二季度成本37.691億元(5.335億美元),較2019年同期24.990億元增長50.8%。此外,收入分成費用和內容成本從2019年同期的17.937億元,增加至2020年第二季度的25.974億元人民幣;帶寬成本從2019年同期的2.281億元,增加至2.807億元人民幣。

與此同時,2020年第二季度,歡聚的毛利率為35.5%,去年同期則為41.7%。官方表示,毛利率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低毛利率的BIGO業務相較去年同期的貢獻占比提升。毛利率作為反應企業盈利能力的重要衡量標準,歡聚時代毛利率下滑是個危險的信號。

當然,歡聚時代成本費用暴漲,有跡可循。

前文數據提到,2020年二季度歡聚集團全球移動端月活躍用戶達4.571億,海外用戶占比達91.0%,歡聚集團的海外用戶規模繼續高速增長。而海外用戶數量及使用時長快速增長,正是歡聚時代花錢之后的“結晶”。

除此之外,在日新月異的直播市場,技術提升一直是維持良好產品體驗、服務,增加用戶粘性的有力手段,歡聚時代自然不會落下。

財報數據顯示,歡聚時代2020年第二季度研發費用從2019年同期的5.500億元人民幣增加至2020年第二季度的6.935億元人民幣,主要是由于公司為提升研發能力,增加了員工人數和人才招聘方面的投入。

總之,歡聚時代在全球市場安營扎寨、專研新技術、新產品等等因素導致企業成本高企,長此已久不利于歡聚時代良性發展。況且受禁令影響,當前直播、短視頻企業出海情況未明,激進的高舉高打,顯然不是上策。

禁令重擊,出海無坦途

早在2014年,歡聚時代就將全球化作為重要發展戰略,時至今日,海外市場也一直是歡聚集團的發力重點,從91%的移動端用戶均來自海外渠道,就可知。

而經過多年耕耘,歡聚時代產品早已覆蓋全球各個主要市場,形成全球多元化產品的生態布局,在海外市場有了一席之地。市場也公認,在海外直播和短視頻娛樂應用市場,TikTok 之下,歡聚時代位居中國直播、短視頻出海的第二把交椅。

第三方移動應用數據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的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中國短視頻/直播APP海外收入排名中,歡聚集團旗下BIGO高居榜首,短視頻應用Likee排名第五。另一數據也證明了歡聚時代的實力,App Annie的統計顯示,7月歡聚集團旗下產品的總收入在全球非游戲類APP中排名第八,BIGO收入在非游戲類APP中排名第七,均比6月有所提高。

然而,伴隨著國外禁令的實施,歡聚時代全球化戰略遭到重創。

6月份,印度政府宣布出于國家安全考慮,全面禁用59款中國 app。在一眾為TikTok 惋惜的議論聲中,大家沒有關注到,歡聚時代同樣損失慘重。

就印度市場來說,歡聚旗下Bigo擁有的三款海外旗艦產品Bigo Live、Likee和Hago,印度用戶占比分別為18%、45%和47%,加起來月活用戶多達1.35億。而印度封殺中國APP禁令的執行,則讓歡聚時代徹底這1.35億用戶永別,更別提這些年,歡聚時代為了開拓印度市場花費的人力、財力的損失。

其實,對互聯網企業而言,出海至始至終,都不是一件易事。無論是,在本土化內容差異、宗教文化、市場營銷經驗上的不足,以及不同國家的監管政策的限制,還是海外本土巨頭的打壓,都是國內互聯網那個企業出海要面臨的難題。

由此,歡聚時代也做了新打算,電商成為其看中的新引擎。歡聚集團董事長兼CEO李學凌說道:“目前歡聚集團的收入模式直播第一,廣告收入第二,電商收入很低。我們希望在未來3-5年能夠慢慢地轉為以電商收入為主。”

總之,突發疫情加上在海外市場遭遇政策打壓,給歡聚時代國內市場和“出海”征途都蒙上了一層陰影。但從發展現狀以及未來布局來看,歡聚時代投身技術研發、積極創新發展,也有實力應對瞬息萬變的海外市場,資本市場大可不必擔憂……

文/劉曠公眾號,ID:liukuang110

申請創業報道,分享創業好點子。點擊此處,共同探討創業新機遇!

相關文章

熱門排行

信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