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delect id="5guqg"><rt id="5guqg"></rt></delect><rt id="5guqg"></rt><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delec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rt id="5guqg"></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 <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rt><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rt id="5guqg"><rt id="5guqg"></rt></rt><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 <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rt id="5guqg"><rt id="5guqg"></r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 id="5guqg"></rt></rt><bdo id="5guqg"></bdo><bdo id="5guqg"></bdo><delect id="5guqg"></delect><rt id="5guqg"></rt><bdo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bdo><delect id="5guqg"></delect><rt id="5guqg"><noframes id="5guqg">

當前位置:首頁 >  短視頻 >  正文

專業人士成網紅,知識易“注水”?

 2021-09-08 13:55  來源: 懂懂筆記   我來投稿 撤稿糾錯

  域名預訂/競價,好“米”不錯過

知識網紅的涌現,是個好現象嗎?

“雙氧水到底能不能美白?”

“每天一個離婚小技巧。”

“刻舟真的無法找到劍嗎?”

......

經??粗辈?、刷短視頻的朋友或許都會發現,如今在直播、短視頻平臺上,知識科普類的內容越來越多了,有些還表示是由執業醫師、持牌律師、大學教授擔綱主講??梢?,諸如醫療、法律、學術等垂直行業的從業者也在“網紅化”。

的確,互聯網時代,流量等于變現能力。垂直行業人士以其深厚的知識積淀、可靠的行業背書,短時間內就可以在直播、短視頻平臺上獲得大量關注,這并非難事。同時,這也對草根出身的知識科普類大V形成了“降維打擊”。

只是,隨著垂直行業人士“網紅化”的興致越來越高,MCN機構也爭相入局,自然又引發了不小的爭議。其中最著名的事件,莫過于華師大退休教授戴建業“文人風骨”之爭。網友們也在提出疑問:醫生、律師、教授拍視頻、做直播、當網紅,創作的內容還靠譜嗎?

網紅經濟初嘗甜頭

醫生、律師、教授、科研人員一向都被視作“嚴肅”的職業,給大眾的印象也是收入頗豐。他們當中一部分人利用擅長的學術專業,將自己打造成網紅,圖的到底是什么?

對于這個問題,執業律師植元(化名)并沒有正面回答。

植元是廣州海珠一家律所的執業律師,經營自己的短視頻賬號已經將近一年了,每周都會更新一、兩則普法的視頻。他坦言,目前無論是視頻講解的趣味性,還是剪輯的風格,都要比其它知識網紅博主欠缺不少火候。

但即便如此,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里,植元在幾大主流短視頻平臺上注冊的賬號也吸引了將近十萬粉絲的關注,“回頭想想,我一開始壓根沒有打算做普法博主,甚至很排斥短視頻的形式呢。”

植元告訴懂懂筆記,之前他一直詬病醫生、律師、教授等行業人士“賣弄”專業、為自己圈粉的行為,甚至曾公開反對律所同事所提出的直播、短視頻類營銷方案。他認為律師就應該投入更大的精力,提升自己的專業能力。

“但漸漸的,看到有部分律所同行都在短視頻平臺上做普法內容,呼聲很高。也有醫生的科普視頻蠻受歡迎,于是就心動了。”當聊及這如此“打臉”的態度轉變時,他顯得有些難為情,“抱著試試心態,我也開始利用業余時間拍攝、上傳短視頻,內容是我最擅長的著作權領域。”

如今,回憶起第一期視頻上線時既興奮又害怕的心情,植元仍然相當感慨。由于內容干貨滿滿,大量“涌入”視頻下方評論、咨詢相關法律問題的觀眾,也讓他打消了口播生硬、制作粗糙是否會“挨罵”的顧慮。

在他往普法博主、知識型網紅“成長”的近一年時間里,他漸漸發現,進入網紅領域的律師、醫生、教授,規模也在逐漸增加。

相關數據顯示,僅在某主流信息聚合資訊平臺上,擁有職業身份認證的創作者已經超過13萬人,同時輸出了大量健康類、財經類、科學和教育類等垂直領域的內容。

第48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也顯示,截至2021年6月,我國網民規模達10.11億。其中,短視頻用戶規模高達8.73億人,占比整體網民88.3%。另有調查數據指出,有55.3%的網民表示,有過為知識買單的行為。這些需求,也孕育了大量的財富資源。

于是,在積累了一定的流量、粉絲基礎之后,親友都勸植元利用目前賬號在全平臺的影響力嘗試變現,“目前我也和廣州、杭州的幾家MCN在接觸,如果能達成共識,我可能會轉型成為全職的視頻博主。”

可見,用戶對于知識科普內容的需求,讓部分垂直行業的專業人士看到了實現“更大價值”的機會,開始紛紛進入直播、短視頻領域。因此,MCN也不會放過這一輪吸收、培養垂直行業知識型網紅的絕佳機會。

MCN的網紅爭奪戰,開始了。

擁有更長的“保鮮期”

“上半年,我們公司剛簽了四位知識型短視頻博主,其中兩位是醫生,還有兩位退休教師。”

鐘羽(化名)是深圳南山一家MCN機構的培訓部門負責人。她告訴懂懂筆記,盡管知識博主、網紅在行業里已經存在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但在最近的一年里,知識型博主、網紅也陸續迭代,發生了本質上的變化。

其中最為明顯的,是內容專業性方面的改變。以往,主流的知識型博主、網紅,并非垂直行業從業者,或是特定專業出身,只是涉獵面相對較廣、對于相關行業的理解較常人透徹,足矣為普通網友普及入門的行業知識。

“但現在有很多專業出身、垂直行業的從業者加入知識網紅的隊伍,相比以往的知識網紅,專業人士聊行業往往會有更深的解讀。”鐘羽指出,隨著成為知識網紅的垂直行業人士越來越多,非專業的知識網紅也在漸漸離場。

至于MCN為何開始注重知識網紅的發掘與培養時,她解釋道,相比普通的網紅,知識網紅得益于有大量垂直行業的專業知識沉淀,所輸出的內容能迅速地吸引流量、籠絡用戶以外,粉絲的粘性也極強。

“傳統的網紅,輸出內容的時間一長,創意上容易出現瓶頸,一成不變觀眾也會審美疲勞,但知識網紅不會有這個難題。”她告訴懂懂筆記,即便知識網紅只是以講課的形式輸出短視頻內容,但得益于每次輸出的知識主題不同,可以滿足觀眾源源不斷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望,內容的“保鮮期”自然會比普通網紅更長。

例如華師大教授戴建業、兒科皮膚專家張文鶴、專職律師李叔凡等,都是已經在網絡上活躍了很久的垂直行業知識網紅,“以往的草根博主、網紅,有誰能有如此長時間保持較高的影響力?大部分都是曇花一現。”

鐘羽對懂懂筆記強調,MCN與其花費同樣的孵化成本、資源成本,去培育一個影響力“保鮮期”只有一年甚至幾個月的草根網紅,不如花同樣的成本,發掘有一技之長的垂直行業知識網紅(通常內容生命力會在3年以上)。

“況且,和醫生、教師等(垂直)行業人士談到現在,也沒見到有仗著自己的技能、經驗,一下就獅子大開口的現象。”據她透露,倘若簽約的知識網紅發現順利,公司日后有可能只考慮發掘知識網紅,轉型為只輸出科普類的內容。

當問及將知識網紅簽入MCN麾下之后,公司是否還會保障其所輸出的內容,在擅長的專業領域擁有一定的發揮自由度時,鐘羽不置可否。

這也不得不讓人懷疑,成為了網紅之后的垂直行業人士,所說所寫到底還有幾分的可信度和公信力?

變現背后的焦慮

“剛開始簽MCN影響力比較低時,創作自由度相對高一些。”

Yam原本是一位網課物理教師,去年上半年疫情期間,她以風趣幽默的授課風格在所在城市“一戰成名”之后,便被成都一家MCN機構發掘,并納入旗下知識網紅的孵化體系。

盡管在簽約之前,他的短視頻賬號已經擁有了三、四萬的關注量,但在MCN眼里,其人物IP的影響力和知名度仍不算太高。于是,在簡單敲定了人設之后,機構便繼續鼓勵他發揮風格所長,輸出極具創意的物理科普內容。在MCN的扶植與資源的傾斜之下,發布了八期內容之后,他在全網的關注量迅速突破了了十萬。

與此同時,收入狀況也變了,商業合作、廣告植入都在陸續增加。只是,隨之而至“副作用”讓Yam感到相當頭疼,“一開始(MCN)只是介入我內容創作中商業植入的細節,到現在,幾乎連選題也要介入,毫無創作自由度可言。”

其實,無論是知識網紅還是其它網紅,隨著影響力的提升、商業合作增加,公司甚至背后的資本力量對于創作的介入也會越來越明顯。只是在科普領域上,這樣的舉動會明顯左右內容的中立性,容易造成觀點、概念上的誤導。

畢竟,相比普通網紅,用戶對于知識網紅的粘性更高,這源自對其專業、學術嚴謹性的信任,“如果擁有職業認證、垂直行業的知識網紅輸出了錯誤的、會造成誤導的觀點,甚至推廣了有問題的產品,負面影響會更大。”

曾有媒體報道過,某網紅醫生的賬號櫥窗里掛滿了玻尿酸原液、潔牙漱口水、保健書籍等看似收割“智商稅”的商品;更有網紅律師“知法犯法”,在線推銷“三無”產品,導致行業亂象出現。

“除非不打算變現,不然(垂直行業的)知識網紅最后肯定要簽約MCN納入專業運營的??刹淮蛩銙赍X的話,做好分內工作不好嗎,為什么要拋頭露臉呢?”Yam直言,知識網紅想要站著將錢賺了,難度相當高。

【結束語】

可見,當醫生、律師、教授甚至科研人員等垂直行業的人士陸續成為知識網紅,普通用戶對于知識網紅的專業信任度也會更高。但與此同時,也衍生出新的行業問題:如何在變現目標與學術嚴謹、專業道德之間取得平衡?

畢竟,在機構、資本的干涉下,在盈利欲望的驅使下,任何知識型網紅所輸出的內容,都有可能“變了味”。那么,誰又來監督這些“變了味”的內容?

文章來源:懂懂筆記(ID:dongdong_note),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YVVsDl6mlVcUajG6oOOcMA

申請創業報道,分享創業好點子。點擊此處,共同探討創業新機遇!

相關標簽
知識付費
網紅直播

相關文章

  • 知識付費精細化運營時代,共享CTO小鵝通還可再上層樓!

    國內知識付費發端于2015年,此后很快迎來爆發期,然后像大部分互聯網細分行業一樣,一陣喧囂過后進入平靜的成熟期。當曾經顯赫一時、以羅振宇和吳曉波為代表的“四大天王”的光環逐漸黯淡,并且悉數沖擊IPO失敗后,一直作為配角存在的知識付費“送水人”小鵝通,卻依舊生機勃勃。小鵝通自詡為行業“共享CTO”,那

    標簽:
    知識付費
  • 知識付費2023起航大會許煒甜:盛世家園平臺上線半年,如何實現從0到百萬到千萬?

    深耕培訓行業13年,疫情之后,許老師一直在尋找破局之路,最后合作創客匠人搭建線上平臺,整合教學資源,培養更多的國學老師,為他們提供展示的機會,盛世家園教育平臺上線僅僅半年,就實現了從0到百萬到千萬。這是來自于〖規劃的力量知識付費2023年起航大會〗的一場精彩連麥片段。2022年12月17日,創客匠人

    標簽:
    知識付費
  • 知識直播:時代樂見搜狐的長期主義選擇

    國內著名商業咨詢顧問劉潤說:“所有偉大的機會都源自于巨大的結構性改變。大成就背后,一定有涌動的、因商業邏輯巨變而釋放出來的紅利?!?/p>

    標簽:
    知識付費
  • 怎么做付費文章小程序,公眾號文章付費才可以閱讀怎么設置

    付費文章小程序中有著豐富多彩的營銷推廣軟件。在這個前提條件下,用一些優惠促銷來刺激我們的用戶來開展分享、共享,在我們的用戶開展分享、共享以后,不但能提高課程內容的實際效果,并且還能產生裂變式實際效果,助力在線教育行業獲得一批流量。

    標簽:
    知識付費
  • 怎么做付費課程小程序,怎么搭建微信教學小程序

    隨著時代的發展,科技的進步,智能機的普及,加上新興職業的不斷出現,越來越多的職業對人才的要求也越來越高。很多人為了提升自身實力和價值,都會利用業余時間學習充實自己。相比于傳統的線下培訓,線上學習模式更加方便,也更受用戶青睞。

    標簽:
    知識付費

熱門排行

信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