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delect id="5guqg"><rt id="5guqg"></rt></delect><rt id="5guqg"></rt><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delec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rt id="5guqg"></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 <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rt><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rt id="5guqg"><rt id="5guqg"></rt></rt><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 <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rt id="5guqg"><rt id="5guqg"></r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 id="5guqg"></rt></rt><bdo id="5guqg"></bdo><bdo id="5guqg"></bdo><delect id="5guqg"></delect><rt id="5guqg"></rt><bdo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bdo><delect id="5guqg"></delect><rt id="5guqg"><noframes id="5guqg">

當前位置:首頁 >  科技 >  IT業界 >  正文

流血、止血、再造血,AI獨角獸們何時涅槃?

 2022-09-13 15:50  來源: A5專欄   我來投稿 撤稿糾錯

  域名預訂/競價,好“米”不錯過

今年,格靈深瞳、云從科技先后成功掛牌上海交易所,給AI行業增添了不少熱鬧之氣。一個自成立以來就帶有“明星”光環,一個有“國家隊”背景,怎么看這兩者均是AI行業中不容小覷的種子選手。

然而,這次理想和現實的轉變來得太快。格靈深瞳上市首日股價破發,走勢不容樂觀;云從因為招股書中明示的燒錢能力而成為了市場質疑的焦點。

但實際上,此類情況已經見怪不怪,像商湯、依圖等其他AI大廠身上或多或少也有類似的問題存在。而且深扒其他廠商的發展情況不難發現,格林深瞳和云從的現狀正是國內一眾AI獨角獸上市浪潮后的縮影,以及行業整體發展艱難的真實寫照。

流血成發展慣性

長期以來,AI企業虧損已經成為常態,大部分的AI公司似乎都背負著難以言說的資金壓力,這可能也是為什么近些年有越來越多的AI 獨角獸更加執著于上市。從客觀來看,這些AI企業基本上是賺吆喝不賺錢,即便是上市也并不意味著一勞永逸。

事實也確實如此,就拿已經成功上市的格靈深瞳、商湯、云從來說,財報顯示,2022年上半年,格靈深瞳期間虧損1256.16萬元;商湯期間虧損31.58億元;云從期間虧損3.25億元。

盈利的難題仍舊是飄在上市AI企業們頭上的一片烏云。

面對這樣的現狀,AI獨角獸們好像都已統一口徑,表示目前正處于“戰略性虧損”階段,即為了長期收益而做出現實犧牲,在前期虧損的情況下也持續投入,以求未來大規模商業化。換句話說,AI公司當前的虧損狀態是它們為了實現未來持續收益而做出的主動選擇。

而這種階段虧損思維落實到具體經營上往往是不斷拔高投入,眾所周知,AI公司是技術密集和人才密集型企業,資金支出的重心很大部分都偏向技術和人才方面。

一來,人工智能產品是技術驅動型產品,為了保證技術從概念到產品的“安全”落地,不僅前期研發投入高,后期迭代更新速度還得跟上,從始至終都需要大量資金作為背后的運行保障??梢哉f,技術研發是人工智能企業的核心所在,目前在這方面支出大似乎已是順理成章之事。

就各家今年上半年財報來看,商湯扣除以股份為基礎的薪酬開支后,研發投入仍高達18.8億元,是總收入的133.1%;格靈深瞳實現營業收入1.17億元,累計研發投入5710.11萬元,占營業收入的比重為48.73%。

二來,相比其他行業,AI企業對從業人員的知識背景有更苛刻的要求,對應地,在人才成本支出方面也比較高,其中AI企業典型的股權激勵制度更是一筆大額費用。譬如云從科技2019-2021年期間確認的股份支付費用分別為2.31億元、1.9億元和1.77億元;格靈深瞳預計2021-2024年將攤銷的股份支付費用總額達14414.59萬元。

收入規模不大,但前期研發投入以及股份支付費用高企,花錢速度大于掙錢速度,正是致使現在大部分AI企業常年虧損的通病。

從當前各大AI公司的發展路徑中,不難看出它們的盈利邏輯已經形成了一條共性思路——先流血上市,再追求持續增長改善盈利狀況。然而AI獨角獸們才完成第一步“上市”,目前在追求增長階段,持續性還未可知,流血還在繼續,短期內擺脫虧損問題還是一件相對艱難的事情。

止血迫在眉睫

常理來說,企業長期大肆“流血”總歸不利于自身的持續發展,況且當下市場形勢多變,要求AI大廠們止血顯得更為迫切。

一方面,資本沒有耐心,二級市場對于這種大規模虧損的容忍度并不高。AI風口落地,行業正處在去泡沫化、擠掉水分的階段,現在顯然已經不是靠著炒作概念讓投資者買單的時候。如果AI企業仍然無法消除虧損持續擴大的風險,讓投資者看到盈利的曙光,恐怕很難安撫投資者對AI市場的消極情緒。

另一方面,像商湯、云從等玩家居多以G端客戶為主,話語權主要掌控在終端客戶手上,它們作為服務提供商,相對缺乏回款的主動權。此外在疫情之下,下游B端企業的經營發展或多或少會受到影響,應收回款可能有所緩慢。種種看來,AI企業們自身的現金流并不穩定。

鑒于此,AI玩家們也開始逐步落實關于“止血”的針對性方案。據前面所述,AI大廠們流血過多的癥結主要在于營收規模跟不上高昂的研發成本,而其對“癥”下藥,便是要從提高研發效率入手,最大程度降低研發成本。

在這方面,AI玩家們步調倒是趨同。前有商湯打造新型智能基礎設施——SenseCore,提升AI算力,實現商用模型規?;慨a。后有格靈深瞳升級人工智能算法平臺,減少人工干預,實現模型快速交付的目的。

值得一提的是,成本管理關系到企業抵抗內外壓力的能力,對于目前以及未來預計持續重押技術研發的AI大廠來說,具備成本管理能力更是顯得尤為重要。譬如格靈深瞳曾測算,當未來毛利能夠覆蓋成本費用的時候,便可在2023年實現扭虧為盈,可見成本控制對其盈利起到的關鍵作用非常明顯。

不可否認,目前的AI大廠們在成本控制上的確用心良苦,只是就目前事實而言,各家的研發成本仍是居高位的狀態,止血效果還有待強化的空間。

造血有待驗證

都說一級市場看故事,二級市場看實力。當下AI技術廣泛落地,眾多的玩家如果無法在故事以外找到AI更多的現實價值,恐怕也將會逐漸失去存在的意義。比較樂觀的是,如今多家AI企業都在思變,尋找更多可行的商業化場景。

其一,擴大業務范圍。

眾所周知,商湯、云從、格靈深瞳等AI企業普遍都存在客戶集中度高的問題,而需要說明的是,這種經營現狀目前所帶來的弊端還比較顯著。

首先,會造成AI企業抗風險能力較差,因為一旦銷售量較大的單個客戶發生風險或變化,便會對AI公司整體的業績產生不利影響。其次,客戶集中度過高并不利于AI企業們培養自身的議價能力,對后續盈利目標的實現也有一定的阻礙。

由此一看,這些AI公司未來要想達到持續收益的目的,不斷向外拓展新領域,減輕對主要客戶的依賴程度勢在必行。值得一提的是,近些年,各AI大廠已開始進行多維度布局,以求業務類型拓展更多、范圍覆蓋更廣。

比如在應用場景上,格靈深瞳在體育健康、軌交運維兩大新領域進行了前瞻性的業務布局;在算法上,商湯持續對視覺、自然語言處理和語音識別等進行自研算法開發,在原本擅長的視覺處理基礎上擴大現有業務范圍。

其二,沖破市場局限。

大部分的AI公司基本都是做的To G和To B的生意,營收高低受少數大額訂單影響較大,盈利處境比較被動。最重要的是,隨著各家產品同質化問題逐漸顯現,以及更多巨頭的加入,未來這種營收模式的難度可能也會加大。AI獨角獸們似乎也意識到了這樣的問題所在,紛紛開始試水To C領域的發展。

2022年8月份,商湯發布面向消費級市場的硬件產品——“元蘿卜”下棋機器人,同年9月,格靈深瞳推出自研的沉浸式人機交互系統MetaSense及大場景沉浸式互動游戲。兩者的想法也很明顯,就是希望能通過為C端用戶服務,探索企業產品和商業模式的轉型。

不過,相比于百度、科大訊飛等早早就在C端布局的玩家來說,商湯、格靈深瞳的轉向腳步并不算快,而且云從、依圖、曠視三家目前的轉向動作也不大。強敵之下,常年耕耘B端和G端的格靈深瞳、AI四小龍能否在C端中快速突進,提升話語權還有待時間驗證。

另外不能忽視的是,這些新業務場景的商業化落地進度還存在許多可能阻礙的因素,比如交付能力不足、客戶對產品的接受度不高,或是最終商業化效益無法彌補前期投入等等。因此,資金有限的AI公司們在拓新規劃上會更加謹慎行事。

畢竟與快速迭代的消費類產品不同,對于高研發投入的AI企業來說,AI等硬技術的研發和商用的風險相當高,一旦失敗,所投入的高額費用也會付諸東流??傊_拓新領域是大膽而冒險的探索,能否對A獨角獸們的盈利目標產生助益作用還未可知。

競爭環境升級

當前行業已然回歸理性,AI大廠們必須要完善止血體系、增強自我造血能力,這不僅僅是為了快速實現長期收益,也是為了能夠在群狼環伺之下扛住外來競爭風險,爭取長足發展。

據中國通信院數據,預計2022年國內AI核心產業規模達到1573億元,復合增速58%。產業持續快速增長,意味著可能有更多的AI公司從中受益,與此同時,賽道的高速發展也會讓玩家之間的競爭關系越加緊張。

一來,以??低暈榇淼挠布S商也在謀求智能化轉型,補齊在軟件方面的短板,其產品已覆蓋到智能家居、智慧醫療等多個領域。二來,阿里、騰訊等眾多互聯網巨頭也開始加速布局AI賽道,在產業互聯網領域與其他AI公司爭搶訂單。

這些玩家或或硬件實力突出,或資金勢力雄厚,格靈深瞳、AI四小龍所要面對的競爭壓力無疑是巨大的。接下來如何保持住自身優勢,在激烈的競爭中是實現長期發展或者才是這些AI公司需要著重思慮的關鍵問題。

至于問題的解決思路,或可以從兩個方面下手。第一,兼顧創新。注重實現產品和解決方案的創新,同時結合大數據等其他先進技術進行融合創新,以滿足各行各業以及用戶對人工智能產品的多元需求。第二,保持穩健經營。謹慎擴張,重點維護現金流的健康狀態。

綜上所言,大部分AI公司仍處于失血狀態,造血能力還未夯實,資本市場對它們的期待值并不算高,疊加業內競爭的加劇,各個AI公司的生存處境都不容樂觀。因此,無論是對于格靈深瞳或是AI四小龍來說,距離坐等收益、穩定發展的目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上市并不是終點。

呀呀呀

申請創業報道,分享創業好點子。點擊此處,共同探討創業新機遇!

相關標簽
互聯網獨角獸

相關文章

熱門排行

信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