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delect id="5guqg"><rt id="5guqg"></rt></delect><rt id="5guqg"></rt><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delec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rt id="5guqg"></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 <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rt><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rt id="5guqg"><rt id="5guqg"></rt></rt><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 <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rt id="5guqg"><rt id="5guqg"></r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 id="5guqg"></rt></rt><bdo id="5guqg"></bdo><bdo id="5guqg"></bdo><delect id="5guqg"></delect><rt id="5guqg"></rt><bdo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bdo><delect id="5guqg"></delect><rt id="5guqg"><noframes id="5guqg">

當前位置:首頁 >  科技 >  IT業界 >  正文

“悶頭做手機”的龍旗科技,如何拓寬價值邊界?

 2024-03-01 15:15  來源: A5專欄   我來投稿 撤稿糾錯

  【推薦】海外獨服/站群服務器/高防

提到手機代工,許多人會想起依靠iPhone訂單發家的富士康。但近年來,隨著國內智能手機供應鏈愈發成熟,龍旗科技、聞泰科技和華勤技術等一批國產手機代工廠快速崛起,業績強勁增長之余,還邁進了二級市場。

比如,上海龍旗科技股份公司(簡稱“龍旗科技”)近日披露上市發行公告,發行價格為26.00元/股,A股市場也迎來龍年首只打新個股。

據天眼查信息,龍旗科技成立于2004年,可以說是智能產品ODM行業的一家老牌企業。若單就深耕行業的經驗積累而言,龍旗科技站在資本舞臺具有一定底氣。

不過,從當前的上市環境來看,龍旗科技此次能成功開啟申購,僅有扎根行業的底氣并不足夠,最關鍵的是讓市場看到投資價值。

據悉,2023年8月,證監會表態要加強一、二級市場的逆周期調節。嚴監管下,Wind資訊數據統計顯示,截至2月25日,今年以來已有58家企業主動撤回IPO申請。

新股發行節奏也放緩,2月26日至3月1日,A股無新股申購、上市,該情況也是證監會提出“階段性收緊IPO節奏”后首次出現。

這樣的資本大環境下,龍旗科技的脫穎而出更顯分量,那么,這家公司的投資價值,究竟在哪兒?

從初級代工走到“三大ODM廠商”之一,龍旗科技有何支撐?

近年來,龍旗科技營收規模和盈利質量保持著穩定增長。招股書顯示,龍旗科技2020-2022年營收分別為164億元、245.96億元、293.43億元;凈利分別為2.99億元、5.48億元、5.6億元;扣非后凈利分別為1.17億元、3.66億元、5億元。

而這背后,是國產智能手機市場的發展機遇仍在釋放。

根據中國信通院數據,2023年1-12月,國內市場手機總體出貨量累計2.89億部,同比增長6.5%。其中,國產品牌手機出貨量累計2.31億部,同比增長1.1%,占同期手機出貨量的79.9%。

終端出貨量的增長態勢,傳導到上游,龍旗科技等代工廠無疑將受益。

但在手機產業鏈中,終端品牌商往往掌握更大的話語權,而代工廠由于組裝技術壁壘低,一定程度上處于“被選擇”境地。這種情況下,要想實現穩定發展,代工廠需要具備強大的精益制造能力,才能構建與客戶的深度合作關系。

從這點來看,龍旗科技的業績平穩增長,也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其深耕行業近二十年,已經積累較強的研發制造優勢。

據招股書顯示,龍旗科技目前在上海、深圳、惠州、南昌、合肥等多地擁有研發中心,研發和技術團隊規模超3000人,具有高通、MTK、紫光展銳等多個平臺的開發經驗以及Android、RTOS和WearOS等操作系統的開發能力。

也因此,其“大用戶也是大股東”的合作模式能夠跑通。招股書顯示,2020-2022年,小米及其關聯方始終為龍旗科技的第一大客戶,關聯銷售金額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41.96%、57.66%和45.52%。

另外,在龍旗科技前十大機構股東中,隸屬于小米系的“天津金米”“蘇州順為”分列第三和第四大股東,合計持股17.31%,這兩家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均為雷軍。

而依托于與小米等大客戶建立緊密合作,龍旗科技的市場規模也在不斷擴大。

據Counterpoint數據,2023年上半年,全球智能手機前六大ODM廠商,占市場ODM總出貨量的95%,其中,華勤、龍旗、聞泰“三巨頭”市占率分別為30.5%、24.9%、20.2%,共占據2023上半年76%的ODM總出貨量份額。

可以說,代工廠與品牌商之間的發展軌跡高度重疊,品牌商需要代工廠提供穩定的品質管控,代工廠需要來自品牌商的訂單才能生存。這種情況下,二者建立緊密合作關系,形成一種類似“前店后廠”的生產模式,將大大提升品牌供應鏈效率以及代工廠的行業地位。

不過,這種深度綁定關系也存在隱憂。

據悉,龍旗科技本次IPO未達募資預期。按照26元/股的發行價和6000萬股的新股發行數量計算,龍旗科技本次募資金額為15.6億元,扣除各項發行費用約15億元,與招股意向書中18億元的募集資金約有3億元的差距。

一般來說,新股申購,募資超期是普遍現象,未達預期較為罕見,特別是在龍年A股第一個交易周無新股上市,僅龍旗科技1只新股申購,新的投資標的稀缺的情況下。

究其原因,或許與龍旗科技業績預告下降,長期發展存在盈利隱憂相關。

龍旗科技預計,公司2023年全年營收約264.5-270億元,同比下滑7.99%-9.86%。市場推測,這或受到小米等大客戶訂單下滑影響。數據顯示,小米集團2023前三季度總收入同比下滑7.6%,其中手機業務下滑較快。

具體而言,手機代工廠處于產業上游,會較大程度受到下游形勢影響,而終端大客戶出現發展波動,代工廠也將面臨一定的盈利考驗。這種背景下,如何不斷拓展價值邊界,是龍旗科技等代工企業后續需要向資本市場回答的問題。

低利潤背景下,手機ODM廠商如何走出代工舒適區?

根據微笑曲線理論,智能手機的價值鏈條中,生產環節利潤最低。數據也有所顯示,當前全球四家手機代工大廠中,工業富聯(富士康的上市主體)、華勤技術、龍旗科技近幾年毛利率長期低于10%。

可以說,利潤不高是代工廠面對的最直接最顯著問題,根源正如提及的話語權不高,具體體現在以下方面。

首先是代工廠商接到某品牌的大訂單時,一定時期內的生產能力便被買斷,無法再接新訂單,要提升利潤只能再開新的生產線。這方面的投入并不低,業內人士透露,一條手機產線最少要投入一千五百萬到兩千萬。

其次,代工廠還要根據下游手機廠商需求,及時研發工藝、更新材料,才能持續維持優質產能。招股書顯示,龍旗科技2022年和2023年上半年的研發費用分別達到了15.08億元和7.71億元。而華勤技術2020年至2022年的研發投入分別為24.31億元、36.17億元、50.47億元。

低利潤率的現實背景下,手機ODM廠商們研發投入逐年增高,反映了相關企業被鎖定在傳統代工模式中的無可奈何。而要想提高盈利能力,手機ODM企業無疑需走出代工舒適區,才能開拓出更廣闊的增長空間。

一方面,借助數字化浪潮,完成從制造到智造的升級,將代工生產由勞動密集型產業轉為技術密集型產業,提升附加值。

具體而言,隨著國內智能手機市場從此前的性能競爭和增量市場轉向微創新競爭與存量市場,能夠快速、大批量、低成本將最新技術創新付諸生產的ODM滲透率有望進一步提升。據Counterpoint預測,2021-2025年,智能手機ODM模式滲透率將由37%上升至42%。

這一趨勢下,ODM廠商需要不斷強化規模效應與技術復用的優勢,加碼智能化、數據化建設,以自動化替代傳統密集型作業模式,提升生產效率,節約運營成本,才能拉高利潤水平。

因此,可以看到,龍旗科技自2020年就在大力推行自動化替代傳統密集型作業模式,引入智能裝備和產線。以SMT線體為例,各工位已經全部實現自動化生產,自動化程度高達93%。

聞泰科技的動作更為跨越,正在嘗試將AI應用于流水線生產,按照無人化黑燈工廠來規劃建設聞泰無錫超級智慧產業園。華勤技術也在打造高自動化、高數字化的“燈塔工廠”,在華勤南昌制造中心,數條無人SMT產線已落地實現,經營駕駛艙可實時觀看到生產過程進展。

另一方面,多元化的產品布局也是手機ODM廠商打開增長空間的有效途徑。目前,國內的智能手機品牌,幾乎都開啟了手機之外的增長曲線,從物聯網到新能源汽車,以手機為控制樞紐的萬物智聯時代正在加速到來。

與此同時,語音識別、健康監測、圖像算法及增強算法等為代表的人工智能技術,以及5G通信、藍牙5.0為代表的通信技術也在不斷發展。在技術驅動下,一系列新型智能終端增速驚人。

僅智能家居賽道,IDC就預計,未來五年國內相關設備市場出貨量將以21.4%的復合增長率持續增長,2025年市場出貨量將接近5.4億臺。

在此背景下,華勤技術、龍旗科技等龍頭都開始提前布局,豐富產品品類,加速步入多品類ODM發展階段。

比如,龍旗科技構建“1+Y”發展戰略,在核心產品智能手機的基礎上,拓展平板、智能手表,AR/VR設備、TWS耳機、汽車電子等為代表的極具市場潛力的智能產品。華勤提出“ 2+N+3”戰略,開啟智能手機、筆記本電腦、消費類電子產品、企業級數據中心產品、汽車電子產品等多條產品線。

總體來看,優化核心業務生產效率,同時乘上物聯網、AI等新技術帶來的制造“東風”,龍旗科技等國內ODM廠商未來的發展仍有不少看點。

作者:好藍不靈

來源:松果財經

申請創業報道,分享創業好點子。點擊此處,共同探討創業新機遇!

相關文章

熱門排行

信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