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delect id="5guqg"><rt id="5guqg"></rt></delect><rt id="5guqg"></rt><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delec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rt id="5guqg"></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 <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rt><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rt id="5guqg"><rt id="5guqg"></rt></rt><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 <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rt id="5guqg"><rt id="5guqg"></r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 id="5guqg"></rt></rt><bdo id="5guqg"></bdo><bdo id="5guqg"></bdo><delect id="5guqg"></delect><rt id="5guqg"></rt><bdo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bdo><delect id="5guqg"></delect><rt id="5guqg"><noframes id="5guqg">
  1. 創業頭條
  2. 前沿領域
  3. AI智能
  4. 正文

大模型“1元購”?AI公司加速奔向應用端“大航海時代”

 2024-05-30 08:52  來源:A5專欄  我來投稿 撤稿糾錯

  域名預訂/競價,好“米”不錯過

自字節跳動發布豆包大模型,互聯網大廠紛紛就位,擊穿“地板價”的打法從C端向B端拓展。這也成為今年“618”最亮眼的價格戰。

5月15日,字節跳動率先宣布豆包大模型已通過火山引擎開放給企業客戶,大模型定價降至0.0008元/千Tokens;5月21日,阿里云宣布0.0005元可得1000tokens,百度于同日下午直接宣布兩款主力模型全面免費;5月22日,騰訊云緊隨其后將主力模型之一的混元-lite模型調整為全面免費,科大訊飛也宣布訊飛星火API能力正式免費開放。

短短數日,大模型從以分計價邁向以厘計價,又跑步進入免費時代。問題是,價格戰能否催化大模型的技術創新和商業化?

一、大廠掏出“傳統藝能”,會是殺手锏嗎?

從字節跳動帶頭沖鋒,到科技巨頭集體跟進,突然而來的大模型價格戰仿佛在重演消費互聯網“在補貼中跑馬圈地”的歷史,熟悉的感覺撲面而來。

然而,對于這一輪降價潮,行業內卻出現了明顯的觀點分化。

面對巨頭們的價格戰,大模型“五小龍”(智譜AI、百川智能、Minimax、月之暗面、零一萬物)中,除了智譜AI早已宣布降價外,大部分玩家沒有選擇跟進。零一萬物的創始人李開復及百川智能的創始人王小川更是分別表示“瘋狂降價是雙輸”“百川不會摻和到價格戰當中”。

那么,大廠們在打什么算盤?幾家大模型明星初創公司為什么拒絕跟進?

對于資金雄厚的大廠來說,價格戰這事一舉三得。

首先,商業化方面低價搶市場,是互聯網標準打法。

通過補貼把“蛋糕做大”,同時低價快速搶占市場,已經深深融入互聯網巨頭的業務決策基因了。對此,國金證券互聯網傳媒首席分析師陳澤敏也提出,這些公司此次選擇大幅降價,是看到了大模型第一性原理——尺度定律(Scaling Laws)的釋放,未來算力成本可能會更便宜。所以他們現在提前降價,先把自己的生態搭建起來。

這也說明科技巨頭在經歷“百模大戰”的技術探索期之后,紛紛選擇一邊繼續能力爬坡,一邊加快商業化落地的步伐。而做出這樣的決策,與大模型行業市場環境變化有關。根據“AI產品榜”最新發布的全球總榜,大部分頭部產品都遇到了增長瓶頸,包括OpenAl在內的各個大模型App用戶量增長趨緩。

盡管部分產品保持高兩位數增長,但是用戶總量就那么多,國內大模型遍地開花的競爭格局下,降價搶占優質開發者,以此觸達更多用戶,成為模型廠商不得不考慮的問題。

那么,“以價換量”好用嗎?

好用。5月28日,阿里云青島AI峰會上,阿里云智能集團副總裁、公共云華北大區總經理高飛介紹,阿里云通義大模型大降價不到一周,已得到企業和開發者的積極響應,有頭部企業的調用量翻了100倍。

其次,除了上述眾所周知的原因,還有一點是大模型行業的特性:調用量的大小會直接影響模型的效果。因此,價格戰另一個目的就是燒錢為大模型獲取更加豐富的訓練數據。

在豆包大模型發布會上,火山引擎負責人譚待指出,大的使用量,才能打磨出好模型,也能大幅降低模型推理的單位成本。而且,如今基座大模型已經進入了穩定迭代的階段,在模型訓練和推理使用上,都還有長足的優化空間,成本下降得很快。

這一策略早就被OpenAI使用。從去年開始,OpenAI進行了4次降價,其最新模型GPT-4o不僅價格下調了50%,性能也有大幅提升。而此次國內降價潮主要面向開發者和企業,有助于國內科技公司從應用端獲取反饋,以此推進基礎模型的技術迭代。

最后,掀起價格戰,清退一批實力不足的中小玩家,也是順水推舟的一個因素。

大模型的訓練和維護成本之高不是秘密。去年國盛證券報告《ChatGPT需要多少算力》估算,以ChatGPT在2023年1月的獨立訪客平均數1300萬計算,其對應芯片需求為3萬多片英偉達A100 GPU,初始投入成本約為8億美元,每日電費在5萬美元左右。

高成本壁壘,決定了資金雄厚是成為主要玩家的必要條件。換句話說,有能力以價換量,也是大廠的競爭優勢。

不過,價格戰不是決定最終行業格局的勝負手。

二、業務價值與“超級應用”,大模型商業化突圍的錨點

關于大模型的商業應用,是各行各業繞不開的話題。對此,埃森哲首席執行官朱莉·斯威特指出:“我們關注的不是生成式AI本身,而是它能夠實現什么。”

從2023大模型元年邁入新的一年,“基礎大模型→行業大模型→終端應用”的商業化路線已經十分清晰。在大模型當前的商業化進程中,價格不是決定開發者選擇的唯一要素,從模型走向產品,價值創造才是勝負手。

對此,李開復認為對需要最好模型的客戶來說,購買100萬個tokens的資源包,支付幾元或者十幾元的費用差別不大;王小川判斷大廠降價實質是云廠商的新戰爭。大模型初創公司沒有云服務的生態優勢,不需要和大廠競爭價格,也不需要和其他中小企業競爭垂類賽道應用,而是要做一款超級應用;第四范式CEO戴文淵也表示,希望市場更趨于理性,回歸到價值,讓市場更加關注到生產力能夠更好地作用于什么場景。

從上述觀點中不難看出,當前市場還缺少真正的“超級應用”打開大模型商業化的新局面。

加速移動互聯網普及的是微信、抖音等超級應用,大模型時代也需要超級AI原生應用讓新技術走向普惠。百度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李彥宏不久前在Viva Technology主論壇上提到,人工智能歷經多次技術浪潮,但仍然未達到真正的“AGI時代”。在中國,無論是初創公司、還是互聯網大廠,都在努力尋找PMF(產品市場契合度),致力于探索最能發揮生成式AI能力、能被數十億人使用的應用形態。

而在這個過程中,價格戰的真正意義在于,幫助企業更低成本地開發、試錯,從而探索出一款適用于大模型時代的AI原生應用。對此,華金證券研報也表示,頭部大模型官宣降價,或開啟應用端“大航海時代”。

這一作用已經有所端倪。阿里云智能集團副總裁、公共云華北大區總經理高飛提到,降價后更多企業選擇公共云+API的方式直接調用通義大模型,接近“免費”的調用成本,讓中小企業更愿意“先跑起來”。

總之,科技大廠的價格戰不會像過往的“百團大戰”“網約車補貼大戰”一樣“威力十足”,但是會加速推動大模型在不同行業開發出高水平應用,讓行業跑步進入“價值創造階段”。最終決定這一輪價格戰結果的,將是應用生態。

來源:松果財經

申請創業報道,分享創業好點子。點擊此處,共同探討創業新機遇!

相關文章

  • 對于“百模大戰”,幾乎所有大佬的口風都180 °大轉變了?

    文|智能相對論作者|陳泊丞在2024世界人工智能大會暨人工智能全球治理高級別會議產業發展主論壇上,百度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李彥宏談了些對于AI大模型的看法,語驚四座。他先是指出,“百模大戰造成了社會資源的巨大浪費,尤其是算力的浪費。但同時也使得我們追趕世界上最先進基礎模型的能力得到了建立?!倍?/p>

    標簽:
    大模型
  • 飛書、釘釘、企業微信的大模型“三國殺”

    飛書、釘釘、企業微信的大模型“三國殺”

  • 蘋果AI的國產大模型之爭,沒有懸念

    文|智能相對論作者|陳泊丞蘋果終于公布了最新的AI進程。一個月前,正如此前預期的那樣,人工智能是今年WWDC發布會的焦點。全程105分鐘的主題演講,就有40多分鐘用于介紹蘋果的AI成果。蘋果似乎還有意玩了一把“諧音?!?,重新定義AI為“AppleIntelligence”。但不管怎么說,此次蘋果AI

    標簽:
    大模型
  • OpenAI斷供,國產大模型百億市場紛爭再起

    北京時間6月25日凌晨,多個地區的OpenAI用戶收到了一封來自官方的郵件。郵件顯示:“您所使用的APl流量來自OpenAl目前不支持的地區。我們將從7月9日開始采取額外措施,阻止來自不在我們支持的國家和地區列表中的地區的APl接口?!彼^的API,就是應用程序編程接口。開發者通過使用OpenAI的

    標簽:
    ai智能
    大模型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