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delect id="5guqg"><rt id="5guqg"></rt></delect><rt id="5guqg"></rt><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delec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rt id="5guqg"></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 <rt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rt><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rt id="5guqg"><rt id="5guqg"></rt></rt><noframes id="5guqg"><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 <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rt id="5guqg"><rt id="5guqg"></rt></rt><noframes id="5guqg"><rt id="5guqg"><rt id="5guqg"></rt></rt><bdo id="5guqg"></bdo><bdo id="5guqg"></bdo><delect id="5guqg"></delect><rt id="5guqg"></rt><bdo id="5guqg"><delect id="5guqg"></delect></bdo><delect id="5guqg"></delect><rt id="5guqg"><noframes id="5guqg">

當前位置:首頁 >  熱門標簽 >  網紅經濟

網紅經濟

網紅經濟是以年輕貌美的時尚達人為形象代表,以紅人的品味和眼光為主導,進行選款和視覺推廣,在社交媒體上聚集人氣,依托龐大的粉絲群體進行定向營銷,從而將粉絲轉化為購買力的一個過程。

與“網紅經濟”的相關熱搜詞:

  • 網紅長沙,一座“長紅品牌”點亮的“常紅城市”
    文|智能相對論作者|陳壹曾經,為一個人,赴一座城,是最浪漫的事。如今,為一個品牌,去一座城,成了最潮流的事。一群品牌,提升一座城的說法,也愈發得到認可——自帶城市影響力與號召力的品牌和企業,成了城市向外界輸出形象的窗口。比如杭州的阿里、網易,深圳的華為、騰訊,長沙的湖南衛視、文和友、頤而康等,這也符
    2022-08-19 15:09
  • 馬云、郁亮都愛的網紅店曝上市傳聞 文和友到底為何“走紅”?
    前幾天,一個鄭州朋友來長沙旅游,問她有沒有打卡超級文和友,她說前面排隊2千桌都懵了:“根本進不去,從下午一直排到晚上,連個門都沒看到?!边@一現象在其他門店同樣出現,四月初,文和友登陸深圳。開業半天排號破5萬,快閃店茶顏悅色排隊3萬。在隨后的五一黃金周,長沙、深圳的文和友更是火到沖上熱搜......近
  • 網紅撈錢“后時代”,炒作為何洞穿底線?
    最近一段時間,各大網紅頻繁刷新常人的認知下限,走過靠顏值籠絡榜一大哥的秀場時代,帶貨又大浪淘沙,圈子里的熱錢遠不如以往那樣好賺,網絡直播的表演逐漸走上了“放飛自我”的變異方向?!叭绻怀醋?,我會餓死”,5月份,一則游戲主播在酒店熱水壺小便的視頻引起全網公憤,在一紙道歉聲明里,這句話堂而皇之地闖入公眾
    2021-05-27 20:03
  • 復出、封路、盤查 網紅真的“膨脹”了?
    近日,由于“假燕窩事件”而停播了三個月的辛巴,攜公司員工發布了單膝跪地、迎接所有“家人回家”的消息,再次宣布復出。隨之而至的,是各路“家人”很“感動”的無數畫面、貼文……然而,在辛巴高調宣布復出之后,廣東新聞報道并引用了一則網友上傳的視頻,顯示辛巴團隊在位于廣州白云的直播基地附近直播時,有人員“封堵
    2021-04-09 08:36
  • 爆紅過后迅速沉寂,瘋狂的“網紅經濟”何時休?
    一個個網紅的崛起,不過是一場場荒謬的瘋狂鬧劇。最近爆紅的“拉面哥”受著很大的困擾。起因是他家的拉面賣3元,而且十五年都沒漲過價,他做生意實惠的態度偶然被一位視頻創作者拍下來傳到網上,瞬間火爆。隨之而來的是過熱的關注,全國的網紅都涌向他所在的小村莊,一堆鏡頭每天圍著他,商業公司和各種媒體也都上門詢問簽
    2021-03-26 19:52
  • ?“顏值經濟”從娃娃抓起,兒童美妝是一門好生意嗎?
    曾經,我們多半會屈服于傳統審美對于未成年人甚至是低齡兒童外貌的束縛,例如,黃磊的女兒黃多多時不時因為發色妝容沖上微博熱搜,天后王菲家的李嫣也會因幾則發布在社交平臺上的化妝教程,引起廣泛爭議。當林林總總的社交平臺上,本該在臺燈下刷練習題的小學生對著鏡頭拿起口紅、眉筆,我們有理由相信,傳統保守觀念加固在
    2021-03-24 20:17
  • 一碗面3塊錢,拉面哥為什么15年不漲價?
    可能誰也沒料到,一碗3元的拉面,催生了今年以來第一個流量大網紅。山東拉面哥是山東省臨沂市費縣人,名字叫程運付。這位1982年出生的中年男子,有著與年齡不相符的滄桑面孔。3元一碗的拉面,折射出他作為普通勞動者的善良光芒,在這個“虛偽”、“冰冷”的商業社會顯得格外耀眼。眾多網友從各地蜂擁而至,以品嘗一碗
    2021-03-15 17:27
  • 網紅品牌終將祛魅,而伊利、康師傅這些老司機們卻仍然歷久彌新
    即便疫情兇猛,2020年一整年,新消費賽道依然活力四射,一批批新消費品牌強勢崛起,迅猛增長。其中有的企業甚至成立不過三四年就已經敲響了上市的鐘聲,取得了老大哥們以前可能需要十年、十幾年才達到的成就?!斑^去一家30億收入的品牌公司,可能需要5-8年的時間去沉淀,但是如今只用短短3-4年時間就可能孵化出
    2021-02-07 16:09
  • 周立齊出任電動車聯合創始人:網紅經濟背后的病態消費心理
    12月26日消息,近日周立齊出任電動車聯合創始人,就是那個不可能打工的男人,出獄后即走向人生巔峰,引起了媒體的廣泛關注。同時也有很多網友質疑,一個通過偷電動車而走紅的慣犯,能否宣傳社會正能量。顯然商家或企業看重的就是他的流量,通過流量擴大企業的品牌知名度。但這種網絡炒作的方式會給社會帶來什么,容易給
    2020-12-29 10:33
  • BFF博主的走紅啟示錄
    BFF原本是英語中“BestFriendForever”的縮寫,在中國的社交媒體上卻成了一種獨特的走紅范式。@小獅很煩和@小水馬c是一對從游戲入門的好姐們組合,一個是自詡為整活兒高手的都市麗人,一個是時刻都在制造驚喜的鬼馬少女,憑借搞笑幽默的優質內容,只用了四個月的時間就晉升為百萬粉絲的當紅博主。@
    2020-12-22 20:27
  • 做題家要的東西 中青報給不起 熱推網紅經濟價值觀對嗎
    丁真已經火了37天。圍繞著這位年輕人的全民討論,從顏值本身,到旅游業的內容化趨勢,再到跨階級躍遷的公平性,一步一個大臺階,越聊越深。在熱度逐漸冷卻的時候,中國青年報一篇名為《“做題家”們的怨氣,為何要往丁真身上撒?》的文章,又一次引爆了相關群體的憤怒,相繼在微博、知乎等社交平臺登上熱搜。這一事件背后
    2020-12-22 09:43
  • 網紅品牌的2020:破圈、爆紅、挑戰
    2020年,從美妝界的完美日記,到軟飲界的元氣森林,再到潮玩界的泡泡瑪特,我們見證了諸多網紅品牌的“破圈”。在同樣的“爆款邏輯”下走紅的它們,無疑成了新消費時代最大的贏家。但輝煌終究只是暫時的?!皬牧愕揭弧鄙星抑荒芩阕吆昧说谝浑A段,下一階段的路才是決定這些品牌能否“長紅”的關鍵。百家爭鳴,遍地開花2
  • 丁真的意外走紅與馬化騰的全真互聯網
    馬化騰的“商業望遠鏡”與互聯網的全真化玄學甜野男孩丁真的意外走紅,讓不少人感到詫異。在如今這樣一個流量時代,演藝圈各種類型的流量明星層出不窮,這種來自純粹原生態環境的頂流似乎就像是一種比較另類的“黑天鵝”。不需要刻意的人設包裝,不需要練習生般學習很久的唱歌、跳舞,也不需要各種化妝、健身。大眾審美方向
    2020-12-10 11:44
  • 丁真走紅:飯圈文化能否拯救旅游“寒冬”?
    今年無疑是旅游業最魔幻的一年,各地景區持續在爆冷與爆熱中徘徊。今年8月份,聯合國發布一則有關新冠疫情對旅游業影響的分析報告,據悉,2020年全球游客大約減少58%到75%左右。國內的旅游平臺“同城藝龍”此前發布財報,第二季度財報顯示平臺營收同比下滑24.6%。今年注定是不太平的一年,無論是地方文旅推
  • 審美純丁真,審丑馬保國,看微博如何正確造“星”
    最近有兩個人比較火,一美一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結局則是一個人成為了地方推廣大使,各地旅游局的寵兒。而另一個則被官媒批評,最終慘遭封殺,他們就是丁真和馬保國。這件事情還是非常有意思的,似乎是一美一丑兩個極端,也代表了背后平臺的不同特色,而在這背后更深刻地反映則是,在這個隨時出現網紅的全新時代,我們應該

信息推薦